当前位置:主页 > 医药资讯 >

全球十大畅销药多为创新药,而中国更畅销的是中成药

2019-01-24 11:31 | 来源:狐观医改 | 点击次数 :

历史原因致使中国患者还没有广泛用上创新药,好在情况正在改善。

近日,Nature网站发布了2019年全球十大畅销药预测,数据来源为全球知名医药市场调研机构Evaluate Pharma。

艾伯维公司的修美乐(Humira)继续位居第一,196亿美元的销售额几乎是第二名瑞复美(Revlimid)的两倍。修美乐通用名为阿达木单抗,2003年在美国获批上市,可用于治疗类风湿关节炎、强直性脊柱炎、银屑病等等,目前在全球获批的适应症多达15个。自从2012年开始,一直霸占全球畅销药榜首,成为继辉瑞降血脂药立普妥之后的全球药王,预计到2022年,修美乐累计销售额能超过2200亿美元。

△数据来源:Evaluate Pharma

不过,修美乐这个“药王”在国内市场表现很一般。2010年,修美乐在中国获批上市,据米内网数据显示,2015年修美乐在中国各大医院销售额不足4000万元,在国内类风湿药内市场占有率不足0.1%。由于未进入医保,修美乐每年20万元的费用将不少患者拒之门外;与癌症相比,类风湿类疾病不足以致命,因此国内患者自付的意愿也较低。

修美乐在美国的化合物专利于2016年到期,但仍然有50多项其他专利(包括工艺和制剂专利等),预计在2022-2034年陆续到期。

新基制药的瑞复美(Revlimid)仍旧排名第二,预计2019年销售额109亿美元。瑞复美通用名为来那度胺,广泛应用于多发性骨髓瘤、淋巴瘤等等。

瑞复美在美国的独有专利将在2027年到期,欧洲的专利在2024年结束,2022年开始将面临仿制药的竞争。

2019年1月3日,百时美施贵宝(BMS)宣布740亿美元收购新基,顺利的话,明年的榜单就该称之为:BMS的瑞复美,要么叫BMSC的瑞复美。

默沙东的可瑞达(Keytruda,K药,通用名帕博利珠单抗)和BMS的欧狄沃(Opdivo,O药,通用名纳武利尤单抗)是最近几年新增销售最快的药品,分别位于第三和第五位,K药和O药都是2014年才获批上市的抗癌特效药PD-1抑制剂,2017年之前,O药领先,后来O药在一线肺癌临床试验中失利,2018年销量被K药超越,2019年双方销量差距将继续扩大。

K药和O药的销量都在继续上升,分别达到98亿和73亿美元。

排名第四的是BMS和辉瑞共同开发的艾乐妥(Eliquis),通用名阿哌沙班,是一种口服小分子抗血凝剂,广泛应用于术后治疗以及心血管疾病

罗氏制药的三款抗癌药物安维汀(Avastin,贝伐珠单抗)、赫赛汀(Herceptin,曲妥珠单抗)、美罗华(Rituxan,利妥昔单抗)分别位于第六、第九和第十,罗氏是上榜药物最多的公司,但其三款药物的销量和排名有所下降。

强生的喜达诺(Stelara,乌司奴单抗)排名第七,这是银屑病的经典标准用药,Nature的文章预测,喜达诺2024年会被竞争对手、诺华的苏金单抗(Cosentyx)反超。

辉瑞的沛儿13价肺炎球菌疫苗(Prevnar 13)排名第八,这是辉瑞2009年收购惠氏时获得的药品,在2011年曾经的药王立普妥专利到期后,沛儿是辉瑞得以继续成为全球第一药厂的重要产品。

与2018年上半年全球药物销售额Top10排行榜相比,K药和O药上升最快,分别从第九和第八上升到第三和第五,喜达诺和沛儿13价疫苗则是新上榜的药品,而同样用于治疗类风湿关节炎恩利(Enbrel)和类克(Remicade)则因为专利到期的影响双双跌出前十榜单。

整体上,2019年这份全球十大畅销药榜单和2018年、2017年变化都不大,新药、生物药占绝大多数。

但是,如果和中国的畅销药物比较,区别就大了。或者应该说:几乎没有共同点。

中国十大“畅销药”:中成药、抗生素占比高

医药产业信息咨询公司IQVIA每个季度都会发布《中国医院医药市场回顾》,其中包括医院药品统计报告,按销售额列出医院用药十大主要产品,八点健闻比较了2018年前三个季度和2017年全年的数据,差别也很小,就用跨度更长的2017年全年榜单做一个比较分析。

最近这些年,全球药企开发出很多药效好、副作用小的新药,其中大部分是生物药,它们占据了全球畅销药榜单,却没有出现在中国的畅销药名单中。

在国内,目前处方药的主要销售渠道在医院。中国医院用药十大药品中,包括了三个中成药注射剂(倍通、血栓通、丹参多酚酸盐,主要功效都是活血化淤),两个抗生素(舒普深和头孢他啶)。排名第一的立普妥是二十多年前上市的药物,2011年之前是全球药王,连续多年排在全球畅销榜首位。

可以说:中国的病人没有使用到新药和疗效更好的药。

“这是有历史原因的”,一位曾在中国药企和跨国药企都工作多年的业内人士对八点健闻分析:立普妥排第一,一方面是辉瑞的销售能力强,另一方面是过去中国的仿制药质量参差不齐,所以即便立普妥专利过期,依然能够延续高销售。随着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和带量采购的推进,立普妥的优势会减弱。

“疗效不明确的中成药占比高,也是有过去销售渠道延续的原因,未来会不会改变,要看政策。”上述业内人士说道,抗生素滥用是历史遗留问题,最近几年已经叫停门诊输液,但不是一关闸就能止住的,有时候不得不用。

而一些新上市的特效药没能出现在榜单,一方面有审批滞后的原因,在过去一款新药在国内上市的时间平均比国外晚5-8年,另一方面这些药都很贵,不进医保就很难普及。

这个情况正在改善,一方面审批在加快,像K药、O药比美国晚了4年,已经快于过去,另一方面中国病人的支付能力随着经济的发展不断提高,政府也在推动更多的药物进医保,跨国药企有意愿更快速进入中国市场,而本土的生物制药公司也正在崛起。

比如说全球畅销版排名第九的赫赛汀,在2017年7月纳入国家医保目录后,终于在2018年第三季度进入中国医院用药季度销售额十大产品名单,排名第七。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中国的畅销药榜单上也会出现更新、疗效更好的药。

相关图文

本网文明办网,共创优质互联网互动环境     不良信息举报:1225118@

商务合作:QQ 1225-118     技术支持: